今天是:日  星期  农历
  Rss订阅
当前位置: 首页 潼关新闻 媒体看潼关 正文
窄屏浏览

“四知却金”详解

来源:渭南日报 发布时间:2017-05-12 浏览次数: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5月初,中纪委网站《清廉中国·微视频》栏目展播了微电影《暮夜却金》,它运用潼关黄河老腔皮影的艺术形式,生动形象地再现了“四知先生”杨震为官清廉、清白传家的高尚品德。
  《后汉书·卷五十四·杨震列传第四十四》载:大将军邓骘闻其贤而辟之,举茂才,四迁荆州刺史、东莱太守。当之郡,道经昌邑,故所举荆州茂才王密为昌邑令,谒见,至夜怀金十斤以遗震。震曰:“故人知君,君不知故人,何也?”密曰:“暮夜无知者。”震曰:“天知,神知,我知,子知。何谓无知!”密愧而出。
  这就是史书记载广为传播的杨震“四知却金”故事。这则故事报刊上大多是这样释译的:大将军邓骘听说后就召请他做官,那时杨震已经50多岁了。屡次升迁,升到荆州刺史、东莱太守。在他调任东莱太守路经昌邑时,昌邑令王密为答谢杨震知遇推荐之恩,深夜以10斤黄金相送。杨震不受,说:“故人知君,君不知故人,何也?”王密说:“暮夜无知者。”杨震说:“天知,地知,我知,你知。何谓无知!”“四知拒金”的故事从此千古流传,后人称其为“杨四知”“四知太守”“四知先生”。
  如果仔细研读这段话,再琢磨思考,就会发现有两个明显问题需要解释。一是“四知却金”佳话,到底是谁传播出去的?天、地神明不会说话,杨震老先生不会自夸,若隔墙有耳就不是“四知”了,那只有王密自己去说了,他会说吗?二是昌邑令王密以10斤黄金相送,杨震不受,难道仅仅不受就完事了吗?因为“10斤黄金”,即使放在经济发达的现在也不是小数目,更何况在东汉时期经济相对落后民间普遍贫穷的情况下,更是一笔巨额财富了。杨震调任东莱太守前,任职荆州刺史,是专门巡行郡县,监察官员是否守法的职官,“刺”者有“检核问事”之意。所以,杨震面对自己学生王密的“10斤黄金”,这种明显超过县令合法收入的巨额财富,难道不应该追问吗?即使东汉时的斤两偏小,一斤相当于今222.73克,“10斤”也有今2.22公斤了。若按当今黄金几百元一克计算,2.22公斤黄金值几十万元,就是放在经济发达的现在,任职不超过两年(因杨震任荆州刺史仅两年)的王密“县长”,拿出几十万元行贿,已明显超出合法收入了,负监察之职的老师杨震能不查问吗?
  要说清这些问题,关键是要搞清史书所载“至夜怀金十斤以遗震”,这其中的“金”字到底是什么含义?《史记·卷三十·平准书第八》载:“太史公曰:农工商交易之路通,而龟贝金钱刀布之币兴焉,所从来久远”。即太史公司马迁说:“农工商贸易的兴起,就有了龟甲、贝壳、金、刀币、布币等钱币的产生和流通,这是很早就有的”。所以说伴随人类社会的发展,就有了相互交换物品必须的流通货币发生。《史记》载:“虞夏之币,金为三品,或黄,或白,或赤;或钱,或布,或刀,或龟贝。及至秦,中一国之币为二等,黄金以溢名,为上币;铜钱识曰半两,重如其文,为下币。而珠玉、龟贝、银锡之属为器饰宝藏,不为币。”这段话意思说:在夏朝时,金分三个品类,黄金、白金、赤金,此外或用布、用刀、用钱,用龟贝;到了秦朝,全国统一钱币分为两等,黄金以溢为单位,为上等币;铜钱半两一枚,是下币。而珍珠、玉石之类已经成为装饰用的宝藏,不为货币了。《汉书·卷二十四下食货志第四下》载:“金有三等,黄金为上,白金为中,赤金为下。”这里把货币简称为“金”,白金即白银,赤金就是铜钱了。由此可见,货币在进化过程中,有的淘汰了,有的保留、发展了,且金成了货币的简称,就如现在我们把人民币也称现金一样。所以,古文中的“金”字不能盲目地判断为“黄金”,而应结合文意分析判断金的上、下之分。
  在古文中有时明显强调黄金,如:《战国策·齐策》中的《冯谖客孟尝君》中的一段记载:“孟尝君予车五十乘,金五百斤,西游于梁,谓惠王曰:‘齐放其大臣孟尝君于诸侯,诸侯先迎之者,富而兵强。’于是梁王虚上位,以故相为上将军,遣使者黄金千斤,车百乘,往聘孟尝君。”这段话里前一个金字,指一般货币即铜钱;是孟尝君交给冯谖当说客的路费;后边是被说动的梁惠王,派使者迎聘孟尝君所送重礼黄金千斤。古时黄金的流通限于上层社会,而且只在国际礼聘、游说诸侯、国王赠赏、大宗交易时才使用,属重要支付手段。当然,贵族和富豪也多私存黄金,或储藏或做饰物,但黄金毕竟是稀有贵重金属,在民间的存量是很少的。就黄金存量而言,实际上现今社会与古代社会的情况差不多,只不过现今经济较古代发达,民间存量较古时多了,但和社会上层相比还是很少的。由此可以推想,东汉时的王密来自民间,非贵族出身,被举荐做官后只是在基层社会任县令,且任职时间不长,他手里要聚集10斤黄金是很困难的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 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、华南理工大学货币法制史研究中心主任石俊志说:“中国古代货币的主要形态是铜钱,铜钱的流通贯穿着中国古代皇帝专制历史的始终。”因此,王密“怀金10斤”去看望老师杨震,拿的是下金铜钱10斤。那么,10斤铜钱的价值是多少呢?自西汉到东汉时期,使用的铜钱都是五铢钱,只是东汉光武帝建武年以后各朝五铢钱比西汉各朝五铢钱轻薄,重量约在四铢左右。若据史书资料得知“铢”与“斤”的换算关系,可算出有多少枚铜钱,再知用铜钱枚数购买实物的价格,就可以推算出10斤铜钱的价值了。
  按照这一思路,据《汉书·卷二十一上律历志第一上》载:“权者,铢、两、斤、钧、石也,所以称物平施,知轻重也。本起于黄钟之重,一龠容千二百黍,重十二铢,两之为两。二十四铢为两。十六两为斤。三十斤为钧。四钧为石。”意思说:计算度量的标准有铢、两、斤、钧、石等单位,运用来称量物体可知轻重,利于公平交易。黄钟是古代打击乐器,且是用于定基准音调的,这里意思说也要像黄钟一样定出基准重量。龠是种小容器,一龠刚好盛满1200粒黍,黍就是糜子,这些黍的重量就成了基准重量12铢。两个12铢就是1两,即24铢为1两,16两为1斤,30斤为1钧,4钧为1石。知道换算关系就好办了,一枚铜钱是4铢,6枚铜钱是1两,96枚铜钱是1斤,故10斤铜钱就是960枚了。古时一吊铜钱也叫一贯铜钱,标准数目是1000枚,接近这个数目也算一吊或一贯了。所以,王密只给老师杨震拿了一吊铜钱。
  那么,一吊铜钱价值是多少呢?据《后汉书·卷二·显宗孝明帝纪第二》载:“是岁,天下安平,人无徭役,岁比登稔,百姓殷富,粟斛三十,牛羊被野。”也就是说,东汉明帝年间,天下太平富裕,粟是谷子脱壳后的小米,粟斛三十,即一斛小米价格三十枚铜钱。东汉时一斛等于一石等于十斗,以后的朝代才改一斛等于五斗。杨震所处时代距明帝年间不远,且邓太后主政期间天下稳定,所以仍按这一价格算账,王密的一吊铜钱可买32石小米。据《汉书·卷十九上·百官公卿表第七上》记述,县令秩六百石,即县令年薪600石小米,月薪50石小米,东汉沿用西汉旧制,这大概也就是昌邑县令王密的工资数了。如此看来,王密只是用自己月工资的五分之三,去给老师送礼的。
  用个现代简明比喻来说这件事吧,月工资5000元的王密县长,拿出3000元想送给远道而来的老师。他知道老师脾性耿介清廉,不敢直接给付,待夜深才拿出来,说明只是帮扶接济送点盘缠,无人知道,寻思不过人之常情,让老师体面地笑纳。谁知老师杨震严厉拒绝,说出“天知、地知、你知、我知”有天地监督的话来,羞得他无地自容。当然老师懂得他一片好意,也清楚所送资金来源合法,只是狠狠批评了他的行贿做法,教育他自觉接受天地监督严格约束自己。王密是杨震举荐的高徒,自然是优秀人才,明白老师防微杜渐的谆谆教导。他送走老师后,立即用这送礼的一吊铜钱,刻制了一块“四知却金碑”,把事情过程全部写出来,立于公堂左侧,让众人观看:又制作了一块“四知堂”牌匾悬置公堂之上,时时提醒自己牢记老师的教诲,立志为政清廉。“四知却金”佳话由此传扬,流传后世。据说昌邑人修建了杨震庙和四知塔追思纪念,还有后人写诗凭吊称颂:
  杨公遗迹未消沉,绝世清廉说到今。
  残塔崔嵬秋草碧,故城依稀暮云深。
  “四知”卓识堪垂鉴,千载芳名永作箴。
  忆昔昌邑黄昏夜,犹闻父老话辞金。

      (张树新搜集整理 2017年05月12日渭南日报)

(网络编辑:贾莉莉)